长期投资为何如此之难?十倍收益仅仅是运气吗?东方马拉松钟兆民:握紧稀缺股票 定性比定量更重要

小柚财经:长期投资为何如此之难?十倍收益仅仅是运气吗?东方马拉松钟兆民:握紧稀缺股票 定性比定量更重要

  A股自2月下旬开始剧烈波动,白马股集体回撤在30%左右,投资者再次纷纷感叹“长期投资为何如此之难”。

  而在东方马拉松董事长钟兆民看来,百分之百的投资人不缺牛股,但仅有百万分之一的投资者能够骑住牛股,事实上,回答了长期投资之问就如同获取了财富终极密码。

  十倍以上的投资收益仅仅是运气吗

  A股并不缺长期投资致富的故事,如2009年上半年就现身片仔癀前十大股东的王富济,20年实现2000倍收益的张尧,但绝大部分投资者认为,这仅仅是运气,是幸存者偏差。

  十倍以上投资收益仅仅是运气吗?

  据东方马拉松统计,尽管中国资本市场仅有30年的时间,但剔除重组后,股价上涨超过百倍的中国企业(包括A股、港股和美股上市公司)有16家。“现实世界中存在这种能赚到上百倍的投资机会,关键是怎么发现,怎么做到?”东方马拉松董事长钟兆民说。

  钟兆民认为,股市短期是多变量非线性复杂系统,但长期却是个简单系统,尽管股市存在宏观与大盘不同步,大盘与个股不同步,基本面与股价不同步,但长期而言,股价与上市公司的利润增长是同步的。

  事实上,巴菲特也曾一度被市场认为是幸运扔中飞镖的猴子。在1988年底,巴菲特已经斥资6亿美元购买了可口可乐1400万的股份,到1989年3月,巴菲特对可口可乐的持有率达到6%,持有市值为12亿美元。而截至2020年年报,巴菲特所在的伯克希尔哈撒韦依然是可口可乐的第一大股东,持有股数为4亿股,持股比例为9.26%,持股市值为218.5亿美元。巴菲特在可口可乐、美国运通、喜诗糖果等公司上均获得超过数十倍乃至上百的收益。

  对于相关质疑,巴菲特在1984年庆祝本杰明·格雷厄姆与戴维·多德合著的《证券分析》50周年讨论会上曾给出了有力的反驳:

  巴菲特给出9份基金经理人的业绩图,分别是比尔·鲁安、查理·芒格、沃尔特·施洛斯、里克·格林、汤姆·纳普和埃德·安德森、FMC公司退休基金、巴菲特本人以及其他两名资金经理人。

  “我们全都是格雷厄姆—多德理论的追随者,如果是玩投掷硬币的游戏,我们在过去20年时间里都能让硬币的人头一面朝上。”巴菲特这一番陈词让在场的所有人相信,他们能够取得今天的成就,凭的是实力,而不是凭借所谓的运气。

  牛股的商业逻辑,定性比定量更重要

  钟兆民认为,在投资中,定性才能赚大钱,定量赚确定性高的收益大概有三类能赚百倍的机会:

  第一类是经典的白马蓝筹。白马蓝筹的经营和盈利能力都是公开的,但要想在白马蓝筹上赚取百倍收益,靠的是长期持股产生的复利效应。复利是投资界的奇迹,由于投资人习惯用短期思维考虑事情,因此常常忽略了长期复利的力量。

  第二类是创新型公司。现在是科技驱动的经济,创新型公司是指生而创新、从0到1、从无到有的公司。如果能发现从0变成1、从无创造出有的完全创新型机会,比如说一类创新药,也可能有赚到百倍或者百倍以上的机会。

  第三类是互联网模式的公司。大家可以留意最近一些新上市的公司,一上市就拥有上万亿的市值,而这通常是互联网模式的公司。当用户发现一个好产品、好的服务时,会通过互联网病毒式传播,使得整个企业呈现出指数级的增长。且不说是早期投资者,哪怕是刚上市就买,也可能提供上百倍收益的机会。

  同样,巴菲特的投资方法一开始是格雷厄姆的“烟蒂”投资法,但在1964年大举购买美国运通股票时强调了定性分析方法。到1965年,巴菲特对美国运通的投资就占了其仓位的三分之一,“将价值数百万的美国运通公司的股票像铲东西一样铲进合伙公司。”

  巴菲特在后来给合伙人的信中写道,购买“正确的公司”(有合适的前景、天生的行业条件、管理等)意味着“价格会一路走好……这也是能让收银机真正唱歌的原因,但是这并不经常发生,就和洞察力一样。当然,定量分析不需要洞察力,数字会如一根球棒一样狠狠击中你的头。因此大钱往往是那些能够做出正确的定性决策的投资人赚到的。”

  回归本质,握紧稀缺公司的股票

  钟兆民认为,投资的理论与实践存在差异,在理论上,低估买进高估卖出,逻辑上是严禁的,但实践上很难,百倍以上的收益,既不是通过高抛低吸、频繁交易实现,也不是通过计算能够算出,顶尖投资人是敢于“破局出圈”,化繁为简,至拙胜至巧,回归本质。

  “投资的本质就是做好企业的股东,无问西东,无问波动,像投资市中心房产那样,紧握稀缺公司的股份。”钟兆民说,稀缺资源是指自然资源垄断、行政垄断、时间垄断(专利)、品牌心智垄断,顶级企业家也是资源垄断。

  钟兆民认为,投资人100%不缺牛股,但最多百万分之一的人能真正长期持有,大多数人都在自作聪明,主要缺乏投资持股的实战方法和本质认知。

  近期一位从业15年的食品饮料行业研究员感叹:对于白酒行业自2015年以来的大行情,5年以上经验的专业人士是可以识别的,但识别并不是一件难事,难的是持有。

  钟兆民总结道,长期价值投资的三大“试金石”分别是波动、估值和牛熊。

  就波动和牛熊来看,钟兆民认为,假如能找到杰出的公司和牛股,股票可以穿越牛熊,长期而言,熊市牛市都不是大事,不要老想着预测牛熊。

  就估值来说,钟兆民认为,投资的圣杯是宁可贵一点也要买最好的公司,对于一只十年十倍股来说,如果买贵了20%,年化收益仅仅从25.9%下降到23.6%;如果买贵了50%,意味着年化收益从25.9%下降到20.9%;如果买贵了80%,意味着年化收益从25.9%下降到18.7%;如果买贵了一倍,意味着年化收益从25.9%下降到17.5%。因此,即使买贵了一倍,如果能选对公司,也会拥有一个令人满意的投资结果。

  钟兆民多年的老友,A股“封神级”人物东证资管前董事长王国斌也曾有类似的观点:投资要简单化,非常复杂的策略是不可操作的,基于公司的估值,低估的时候买入,然后高估的时候卖出,这样要求的能力太高了,难度太大,不是好的策略。真正好的策略是选择一些伟大的公司,然后跟他一块去成长。

本站声明: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及时处理。

点赞